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牙齿瘘管是什么 >> 正文

【荷塘“有奖金”征文】一个人的爱情(小说)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刚跑完步停歇下来,额头上还挂着豆大点的汗珠子,沈离双手撑在膝盖上低着头喘气,心里一阵畅快,嘴角微微上扬,跑步果然能达到宣泄郁闷的效果。

“梁羽臻——梁羽臻——”远处传来一阵阵的高呼声,沈离抬眼望去,篮球场已站满了乌压压的人群,从间隙她能看到那穿着蓝色球衣的少年正在奔跑着挥洒着汗水。

沈离踌躇了会儿,眯眼一笑,便跑了过去。拨开人群,找到了一处台阶坐着,双手撑着下巴,看着球场上奔跑的梁羽臻。

“嘿,那不是小短腿吗?”带着嘲讽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了。听到周煜的声音,沈离收起了脸上的愉悦。

一转眼,梁羽臻已经抱着球带着他的三个朋友来到了沈离的面前。

沈离抿着唇看着向她走来的人,没有说话,手不自觉地抓着衣角。

“小短腿,看球赛啊?不跑步了?”

“哈哈哈,再跑也长不高了!”

“哈哈,煜,这话你可说得不对哦,你怎么知道小短腿长不高了?”

“就是,说不定铁树会开花,奇迹会出现,小短腿会长高呢!”

几个人你一句我一句,话里的嘲笑意味就算是个傻瓜都能听得出来。

听到这几个人的话,众人也都毫不掩饰自己的笑意。沈离抬眼望去,众人眼里的鄙夷都毫不掩饰。

虽说不想在意别人的看法,但却为何还是感到有些难过?沈离想,自己不过是矮了点,也不过是喜欢一个人而已,就算她如他们口中的不自量力了点,但她没辱骂伤害过他们,为什么要平白遭受他们的嘲笑?

“梁羽臻,我是真的喜欢你,可是不代表你的朋友可以这样来嘲讽我!我是喜欢你,但不代表我能忍受你的轻蔑!你不过是仗着我喜欢你,除此之外你有什么资格对我露出这种嘲笑或轻蔑的眼神!”

不大却那么坚定的声音回荡在梁羽臻的耳中,让他怔楞了一下,垂眼看着那双漂亮的双眸,那么的倔强,梁羽臻心里竟然涌起了一股负罪感。

“啧,小……”

“你们这些混蛋!几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女生有意思吗?”周煜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一道含着怒气的声音打断了。

闻声望去,只见一个扎着马尾、穿着红色运动服、脸上有着怒气的女生正向着他们走来,那不是杨伊是谁?

“从来没见过像你们这么没品的男生!”杨伊双手插着腰,看向球场的周围,瞪着眼大喊:“都没事干是不是?同为女生,不帮就算了,还嘲笑,亏你们都是大学生呢。”说完这句话就拉着沈离走,留下的几个男生和众人一时无言。

“我们又没有说错,本来就是小短腿。小短腿喜欢我们老大,不就像癞虾蟆想吃天鹅肉?难道不该嘲笑吗?”周煜嘀咕道。

“煜……”梁羽臻的声音响起,话里的意思不言而喻,周煜听到他的声音只是撇撇嘴。

杨伊拉着沈离到学校的湖边才放开她,一路上沈离都在沉默,最终还是杨伊先开了口:“沈离,我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像梁羽臻这样的人除了歌声和长相,到底是有什么地方值得你喜欢的?”

“伊伊……”这种事怎么能说得清楚呢?喜欢了就是喜欢了,非要说出个所以然来她也说不出。

清风拂过水面,水波微漾,倒映出绚丽的晚霞,一如那晚绚丽的灯光,她清楚记得第一次见到梁羽臻的情形。那一晚也是初上大学的梁羽臻带着自己临时组建的一个小乐队青涩的站在聚光灯下,带着明显的紧张和拘谨。当舞台的灯光暗了又亮起时,他的脸上已是深深的自信,一开口,便引起了一片惊叹声。

那一晚,是学校社团嘉年华的演唱会,轻柔的歌和摇滚交替着响在夜空中,梁羽臻用他的歌声和才情征服了在场的众人,他把他所会的乐器一一演奏过,作为主唱的他不仅唱功好,还会吉他、打鼓、萨克斯、葫芦丝、琴等众多乐器,因此梁羽臻闻名校园,沈离的心也遗落在了一个叫做梁羽臻的人身上。

因为梁羽臻,她加入了音协,只为能在离他最近的地方,只为能够每天看见他,然而梁羽臻并不是经常去音协,只是偶尔他主要练习的地方是在音舞学院的练习室,但沈离还是坚持着只要有空就往音协跑,她不想错过任何一个可能见到他的机会。

上个星期班级进行了一次聚餐,在回宿舍经过音舞学院的时候,沈离听到了梁羽臻练歌的声音,情不自禁迈着脚步往歌声的地方走去。

站在练习室的门口,沈离心跳如雷,里边发出的各种乐器声似敲在她的心上。尽管平时的沈离很活泼大胆,可此时也免不了紧张和胆怯。

此时已是10月底,南方的冬天来得晚,但也已经有些寒意。沈离穿得有些单薄,双手搓着手臂,试图能驱赶寒意,效果并不大,但沈离也不愿错过这个机会,双眼一转,便走到后边的窗口,靠着墙坐下。这样就不会被人发现了吧?听着里边的歌声,沈离满足而又得意。

沈离不知道在窗后坐了多久,直至里边的歌声、乐器声都停止,沈离才意识到已经是晚上十点多。抬头望着天上的寒月,沈离觉得,梁羽臻就像那遥不可及的星空,她只能凝望而不能触摸。漫天的星光美丽动人却无法掩盖皎洁月亮散发出的寒光。沈离抱着双臂,她想,如果漫天的星光能给她一千个愿望该有多好,她愿意拿这一千个愿望去换得梁羽臻一分钟的注目!

良久,直到连练习室里也没有说话声,沈离才突然回过神来。也在那一刻,沈离心里萌发了一个想法。这个想法导致她整个人都处于紧张而激动的状态。

害怕梁羽臻已经走了,沈离霍地站了起来。她没有太多思考的时间了,如果错过这次机会,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勇气,她也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见到他。他们不是同一个学院的,要遇见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练习室门口,沈离自我鼓励了一番,深呼吸了一下走了进去。梁羽臻和他的朋友正在整理乐器,看到她进去,不由有些惊讶。梁羽臻微微蹙眉,问道:“你是谁?”

沈离没有理会他们的惊讶,她仿佛上战场般目不斜视地走到一身白衣的梁羽臻面前,手有些微颤抖,仰着头说道:“我是沈离,梁羽臻,我喜欢你很久了。”

“哈哈哈哈!”练习室发出了一阵大笑,那是梁羽臻朋友的笑声,而被沈离的突然告白震到的梁羽臻听到同伴的笑声也笑了起来,边笑边打量着沈离,而沈离看到那打量的目光心里既紧张又难受,手不自主的抓着衣角,但她还是勇敢的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真诚的说道:“我是真的喜欢你,很喜欢!喜欢你两年了!”

“笑死了,你哪来的自信告白啊!哈哈哈,笑得我眼泪都出来了!”周煜说道,而她清楚的看到了梁羽臻眼里的不屑和嘲讽。

尽管早已料到会是这种局面,也做好了心理准备。可当真正看到梁羽臻眼里的不屑和嘲讽时,沈离才发现,所谓的心理准备根本无法承受得住来自梁羽臻的嘲讽。这样的嘲讽对于沈离来说是不一样的,她可以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却无法忽视梁羽臻的看法。

沈离努力的控制着快要决堤的泪水,在心里警告着自己:“不许哭!不许这么没用!曾经再屈辱的事情你都没哭,现在不过是告白被拒绝了而已,有什么好哭的?没什么值得哭的,不过是被拒绝了而已……”

她扯着嘴角对他说道:“对不起,打扰了!”然后便跑了出去,已跑出门口的她依旧能听到那嘲讽的笑声。

沈离告白的事就像风一样吹过校园的每一个角落,每个人都在背后议论纷纷,尤其是那些女生,梁羽臻是女生的男神、梦中情人,听到一个长得不漂亮还长得矮的女生向她们的男神表白谁不讥讽?

这些议论和讥讽沈离并不关心。喜欢一个人没有错,她表白有什么错?长得矮的人就就没有喜欢人的权利吗?长得不漂亮的人就不能追求自己的幸福吗?

周末的晚上,沈离去外边吃晚饭,经过一条昏暗的小巷,隐约听到有人在讲话,沈离本来也不是很在意,直到听到梁羽臻那声压抑而痛苦的“为什么。”

鬼使神差的,沈离停了下来并不自觉地靠近声源,“琳琳,不要离开我。不要分手。”

透过昏黄暗淡的灯光,沈离能看到梁羽臻双手抱着头靠在墙上,他的对面是中文系的才女林琳,一身红色的裙子即使在这黑暗里也显得明艳逼人,她明明笑得动人说出的话却宛如尖冰,“呵,梁羽臻,不分手?你有什么筹码能让我不分手?”

梁羽臻突然抬头,双手抓着林琳的肩膀,低吼道:“琳琳,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们继续好不好,就算,就算保持这种不公开的状态也好!”

林琳掰开梁羽臻的手,转身,似有些不忍心,“梁羽臻,别傻了,我已经跟别人在一起了。他家很有钱,他可以带我去旅游,可以给我买衣服、化妆品,可以给带我去餐厅吃饭。这些你都做不到,你只会给我买那些廉价的地摊货,带我去吃路边摊。梁羽臻,这样的你,要怎么跟别人比呢?是个聪明的女孩子都不会选你吧?”

“你明明也喜欢我,为什么?为什么?钱,钱,钱毕业后我可以去赚!”听到梁羽臻的话。本已转身离开的林琳停了下来,低声道:“梁羽臻,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别那么幼稚好吗?你以为你还是十几岁的初中生高中生吗?呵,等你赚钱?我要等到什么时候?两年?三年?五年还是十年?梁羽臻,我等不起!”

大学的爱情多是这样,夹杂着面包,不甘也无可奈何。只是,一如梁羽臻那样优秀的人也会被人拒绝被人抛弃吗?像梁羽臻那样优秀且高高在上的人,竟也如平常人一般为爱卑微,因爱狼狈。看到这样的梁羽臻,她该开心的。沈离想,可为什么她却丝毫没有开心的感觉?反而还有些不能自制的难过?

“你笑吧!”一道微哑且带着苦笑的声音打断了沈离的思绪。既然被发现了沈离也不再隐藏,她从黑暗中走出,看着蹲靠在墙边的梁羽臻,反问道:“我为什么要笑?”

“呵,我拒绝了你又让你难堪,你不记恨我?现在好了,我被甩了,你不笑?何必在这假惺惺装糊涂呢?”梁羽臻嘲讽道。沈离没说话,看着黑暗中梁羽臻的轮廓,说不清是什么感受。

按理说,她确实该记恨他,可她怎么舍得去记恨一个自己如此喜欢的人?真心喜欢的人,要怎么狠下心去记恨?不管她承不承认,她都清楚的意识到,梁羽臻并没有错,假如换成她是梁羽臻,她做的也未必好到哪里去,毕竟这么优秀的人为何要接受有缺陷的女孩呢?不管是嘲讽还是不屑,梁羽臻他都有这个资本。她唯一恨的是自己冲动地向梁羽臻告白。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已经有了女朋友,我为我的冲动告白向你道歉!”没理会梁羽臻话中的嘲讽,沈离向梁羽臻鞠躬说道:“很抱歉,给你带来了困扰!”

梁羽臻抬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瘦小的女孩子,她明明不高,可此刻却让梁羽臻产生一种仰望的错觉,“你为什么喜欢我?以为我有钱?呵,告诉你吧,我不过是个穷小子!”

梁羽臻嘴角划过讥讽,所有人都说他高高在上,可又有谁知道那不过是他在掩饰自己内心的自卑,他成绩不管是初高中还是大学都名列前茅,他不允许别人看不起自己。几乎所有的女生都说他是男神,若是她们知道他不过是个穷小子,没有她们看起来那么光彩她们还会喜欢他吗?呵,她们必定是会向林琳般决然离去吧。其实他又有什么资格看不起沈离呢?

没等到沈离的回答,梁羽臻便又开口:“为什么你不记恨我?若我是你,我必定记恨一辈子!”

“记恨一个人很容易,可记恨一个人也很累。”沈离轻声道。“喜欢你,只是单纯的喜欢,无关贫穷与富有。况且,你我都是爱而不得的人,为什么要记恨呢?恨,会让人扭曲,我不想让自己变成那样的人。”

那一晚,梁羽臻跟沈离说了他和林琳的故事。他和林琳是高中同学,那时候他们之间还没有爱情,是上了大学后才开始交往的。林琳家的境况也不是很好,她一直希望自己能改变自己的家庭,作为女孩子,她最快的捷径便是找一个有钱体面的女孩子。这是后来梁羽臻才知道的。确定关系那天,林琳要求不让别人知道他们是男女朋友,他不懂却还是答应了,可后来,他渐渐的才明白了。

梁羽臻说的时候,时而带笑时而痛恨,最后竟语带梗咽。沈离想,原来男生失恋也会哭吗?但沈离又有些不知所措,她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于是只能说:“嘿,梁羽臻,我都没哭呢,你哭什么?”

那一晚,沈离陪着梁羽臻子那条昏暗的巷子里站了很久,那时候已经是秋末了,带着寒意的风从沈离的身上掠过,却依旧没能“驱赶”她离开。

之后的一个月,沈离没有再见过梁羽臻。自从那晚知道了梁羽臻喜欢林琳,沈离便几乎不再去音协,她想做个识大体的女孩。虽然未必如人意,可沈离已然尽心。

走在路上还是会有人偷偷指着她说:“看,这就是中文系那个小短腿,梦想梁羽臻的人。”可她不在意,她大大方方的走在路上,别人怎么说怎么想她管不了。她想,她要从容的面对,也必须从容面对。为什么要在意别人的看法呢?她又不是为他们而活。

杨伊不知道沈离是怎么想的,也从未问过。沈离还是和以前一样活泼爱闹,热情的面对众人,面对生活,没再提起过梁羽臻。可是杨伊知道,沈离还忘不了梁羽臻。

引发癫痫病的原因有哪些
儿童的失神癫痫是怎么回事
治好癫痫病有什么好的办法

友情链接:

置之不顾网 | 海鲜乌冬面 | 武汉理工分数线 | 路畅车载导航仪 | 姐姐舔妹妹 | 刀塔巫妖 | 江苏波尔山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