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路畅车载导航仪 >> 正文

【流年】有女同学(短篇小说)

日期:2022-4-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高考成绩出来的时候,郁秀的心直冲着一个不看见底的黑洞中跌落下去,身体就抖起来,越抖越厉害,最后就好像筛子似的,下巴都抖得似乎要掉下来了。回到家里,父母没有说什么,只看着郁秀,郁秀从书包里掏出来一个牛皮信封,递了过去。母亲接过去,打开刚看了一眼脸就白了,立刻把成绩单递给父亲,父亲脸上也立刻变了,夫妻两个匆匆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父亲“啃啃”了两声,看着郁秀:“秀儿,也没什么,咱们重读一年,明年再来。”

郁秀看看父亲,目光一转,又看了一眼母亲,脸上没有表情,也没有血色。父母再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看着郁秀,不知道要说什么。郁秀垂下眼皮,盯着地板略看了看,然后抬起眼皮,看着父母点点头,然后走进自己的房间,刚关上门,人就顺着房门溜了下去,蹲在地上,怕冷似的紧紧抱起两只胳膊,脸埋进臂弯里。听不见哭的声音,只看见两只肩膀剧烈的一挫一挫的耸动着,俯伏了下去。郁秀不像是在哭,简直像在翻肠搅胃地呕吐。

接下来的几天,家里的氛围很压抑,父母跟姐姐都很安静,谁也没有在郁秀跟前说什么话,郁秀更是沉默,彷佛一眨眼的功夫就哑巴了似的,几乎没有开口讲过一个字,而且,除了吃饭,郁秀基本上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出来。但是郁秀根本没有食欲,要不是不想看见父母担忧关注的目光,郁秀根本就不会动筷子,但食不知味的,也没有咽下几粒米去。

这天午后,郁秀正坐在窗下,呆呆地看着窗外。淡蓝色的天空里漂浮着一层肥皂沫似的白云,前排的楼顶挨近蓝天的边沿上有一道光,很细很细的一道,看上去彷佛船舷边的一道细细的白浪,看久了,便生出来一种幻觉,似乎那淡灰黄色的水泥房屋被掷到冰冷的蓝色海洋里边去了,看着既有些心旷神怡又有些心惊。突然,一阵轻轻的敲门声,母亲的声音穿过房门响起来:“秀儿,黎涓来了。”

郁秀微微怔了一下,立刻站起身走到房门口,打开门,母亲跟黎涓并排站在门外。

“郁秀!”黎涓惊讶地叫了一声,“你怎么这样瘦了?”

郁秀笑笑,伸出手把黎涓拉进房间,又看一眼母亲,眼神有些楚楚可怜。

母亲微微笑了一下,说道:“妈去给你们切西瓜去。”

黎涓忙摆摆手,说道:“阿姨,不要忙了,我就是来看看郁秀。”

母亲道:“天气这样热,西瓜解暑的,再说,冰箱里有冰镇好的。黎涓,你先坐。”一壁说着,一壁已经往厨房里走过去了。

郁秀拉了黎涓走到窗下,说道:“坐。”

黎涓身子一矮,坐在了刚才郁秀的椅子上,郁秀另拉了一把椅子坐了,两个人相互看着,突然都笑了。黎涓开口说道:“我考上上海师范大学了。”

郁秀脸上的笑僵了一下,立刻又笑起来,道:“真是恭喜呀!”

黎涓的眼睛里满盛着喜悦:“谢谢!”

郁秀看着黎涓,心里越往一个深黑的地方掉落进去,可是脸上还要笑着,很吃力。不能不分享黎涓的喜悦,高中三年,她们两个是最好的同学。

“打算什么时候动身?”郁秀轻声问道。

“八月底吧,也可能是八月中旬。”

郁秀楞了一下,问道:“那么早呀?几时新生报到?”

黎涓一只手在桌子上划来划去的,说道:“九月三号新生报到。不过我妈打算先带我回一趟她老家,我告诉过你的,她老家是苏州的,她已经有七八年没有回去过了,这一次借着送我上学的机会也回去看看,还想着去我外公坟上去烧柱香,磕个头,毕竟,我外公去世她带着我们兄妹奔丧回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了,家里的事情她也几乎没有怎么过问过,我外婆跟几个舅舅阿姨都挺有意见的,说她真真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老没有良心的。”

听见黎涓这样说郁秀不禁笑起来,她母亲就从来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埋怨。父母都是本地人,家里七大阿姑八大姨的亲戚时不常的就见了。可是,郁秀轻轻摇摇头,看着黎涓:“你妈妈也是不得已,离得远,况且你跟你弟弟都在关键的时期。”

黎涓点点头道:“是呀。可是,”顿了一下,又说道,“话虽然这样说,到底我外婆也年岁大了,我妈也不能不问。不过,这回好了,我要到上海念书了,她可以松口气,回老家待几天了。”

郁秀点点头:“是呀。去上海上大学,多好呀!”

“哦,我来的路上还在想呢,你……”黎涓又顿住了,看着郁秀,欲言又止的。

“我?”郁秀苦笑了一下,说道:“我妈已经给我在补习班报了名了。”

“我相信明年你一定考得上的。”

“但愿罢。”

“你一定可以的!”

郁秀看着黎涓,黎涓使劲儿点了两下头,伸出手握住郁秀的手,脸上是一个笃定的神情。黎涓的手心潮湿冰凉,五根手指头又细又硬,彷佛细竹管似的。郁秀的眉毛不易觉察的动了一下,轻轻反握了一下黎涓的手立刻就松开了。

黎涓也彷佛没有觉察出什么,手指头又在桌子上划来划去的。郁秀知道黎涓有这个习惯,从初中开始,她们就是最要好的同学了,也是因为一个并不那么美,一个也不过是普普通通的喇叭花。幸好戴了眼镜遮掩着,不然黎涓那家族特有的略微有些肿眼泡的单眼皮的眼睛是有些不好看,几乎没有鼻梁,好在笑起来嘴角有两个圆圆的小酒窝,一口牙齿整齐洁白。白里略透些淡淡的黄色的银盆脸,越发衬得下面的胸部一马平川,发育不良似的。青春期的孩子,要么太瘦,要么就往横向里发展,当然,黎涓是前者,可是,圆脸的缘故,倒反而头重脚轻的,似乎身上的肉都长在脸上了,还真的有几分像喇叭花。

郁秀的目光跟着黎涓的手指头来回来去的,两个人都沉默起来。郁秀是没有说话的兴趣,黎涓则有些担心,似乎怕说了什么话刺激伤害了郁秀,毕竟,郁秀高考落榜了。

轻轻的敲门声响起来,两个人都长出了一口气,相互看一眼,笑了。郁秀的母亲端着一个盘子站在门外,盘子上放着切好的西瓜。

2

郁秀没有进补习班复读,而是进入了省卫生学校的口腔医生班,成了一名中专生。

其实,郁秀实在不认为进卫校念中专是多么幸运的事情,可是,当父母提出来的时候,郁秀又无法跟父母说“不”。毕竟,她不能够拍着胸脯子保证补习一年明年就百分之百一定能考上大学,虽说补习班负责招生的老师说看她的高考成绩,经过补习来年一定能够考取,她自己却很是怀疑,倒不是怀疑自己不会努力,而是怀疑自己到底还能够提高多少,她觉得自己已经很尽力了。况且,当初所以选择了学文科也是因为面对物理化学的课本时那些原本都认得的中国字、英文字母什么的完全变得陌生,甚至可怖起来,地理历史就要容易些,郁秀觉得自己的脑袋生来就是用来储存记忆的。当然,郁秀有些过高的估计了自己的记忆能力,中学六年里的地理历史的内容给她记住的那些并没有帮助她走进大学的校门。所以,父母期期艾艾的跟郁秀说起来卫校的这一个特殊的口腔二班的时候,她略迟疑了一下,看看父亲,再看看母亲,两张一样的期待神情的脸让她无法坚持补习复读的念头,就轻轻点了两点头,算是同意了。

父母脸上的紧张神情立刻放松了,如释重负似的,都笑了,飞快交换了一下眼神,母亲开口说道:“秀儿呀!其实上卫校也挺好的。”

郁秀看着母亲,不说话。

母亲却转了目光看向父亲,父亲并不说话,只微微点了一下头。母亲又转向郁秀,说道:“秀儿呀,你们这个班里都是卫生厅直机关和直属单位职工的孩子,没有社会上的学生。到现在,你爸就已经打听到了,咱们家属院里就有四五个孩子呢,我听说我们医院也有两个,其他的,等你入学了就知道了。”

母亲的话并没有让郁秀怎么感到开心,平素里她跟母亲口里的那些孩子没有什么往来,也说不出来什么原因,或许是不是同一所学校,也或许是虽然在同一所学校,但郁秀是文科班的,自然也就没有什么接触,更谈不上往来。况且,郁秀心气儿不低,另外几个也不见得心气儿就不高,至少郑巧眉就挺傲气的。同在一个家属院住,又同一所学校,难免会碰见,但是每次碰见,巧眉都不过只微微一笑点点头就算做是打了招呼了,几乎没有跟郁秀说过话。当然,郁秀也从来没有主动搭过讪。郁秀不大喜欢巧眉。郁秀也并不怎么关心都有谁在那个特殊的口腔班,反正,就是母亲说的,入学了就都知道了。

办理好入学手续,父母帮着郁秀把行李送到了学校宿舍。学校有学校的规定,虽然医院家属院同卫校就几百米,但是学生都必须住校。郁秀找到贴有自己名字的宿舍门,宿舍里已经有人先到了,正在那里一边说笑一边整理行李呢。看见郁秀进来,两个女孩子都停住了手,笑着说道:“又来了一个。”

其中一个高个子女孩子忙走上来帮着郁秀父亲放行李,郁秀父亲一迭声的道了谢,放下行李,四下里看看,问道:“这屋里几个人?”

“六个。”高个子女孩回道。

父亲点点头,看着那女孩子:“你是?”

“我叫苗青樱。”

“哦?”显然,父亲不太听见过什么人姓苗。

“我妈是卫生厅的。”

“哦。”父亲点点头,恍然大悟的样子。又看另外一个女孩子,那是一个有着一张圆脸的纤瘦的女孩子,长圆的吊梢眼,目光微微有些冷淡,但是看见郁秀的父亲看着她,也忙笑笑,问候了一声:“叔叔好!”

“你是谁家的孩子?”

“我爸爸在省医院,我叫安静。”女孩子细声细气的。

“安书记?”父亲迟疑的问道。

“嗯。”女孩子轻轻点点头,不愿意多说的样子,父亲也就不再说什么了。转头看着郁秀:“郁秀,我跟你妈就先回家了,你自己整理,行吗?”

郁秀点点头。父母跟青樱她们笑着说了再见,转身走出了宿舍。

宿舍里剩下郁秀、青樱、安静三个人相互看着,突然就都笑起来。青樱看看郁秀,又看看她的行李,说道:“来,我帮你一起铺床罢。”

郁秀点点头:“谢谢!”一壁说着已经脱了鞋往贴着她名字的一个上铺爬去,青樱跟着也爬了上来,两个人把行李卷打开,郁秀微微攒了眉,低声嘟哝道:“我妈真是不怕热死我!絮这么厚的棉褥子!”

青樱笑了,说道:“你还没看见我的褥子呢,也不薄。”

安静也笑道:“我的也一样。”

安静说完,三个人都楞住了,彼此看看,就又笑起来,“哈哈哈”的。正笑着,宿舍门又开了,一个戴着眼睛的非常清秀的女孩子跟一个矮个子妇人走了进来。郁秀认得的,是郑巧眉的母亲和姐姐巧灵。

巧灵后边又来了唐筱麒和刘蓉,宿舍里的女生全部到齐了。

3

六个人一间宿舍,很是热闹,尤其每天晚上熄灯之前上床之后最热闹。唐筱麒最是活泼开朗的女孩子,话也最多。听见她说个不住,郁秀有些纳闷那么些话都是哪里来的。再说,已经开始流行星座了,唐筱麒最热心这些,千方百计的各处找了关于星座的资料来,一壁研究一壁嘴巴里念叨:“咦?怎么跟我不太像呀,我明明是天蝎座的,可是倒是看着射手座的特点我都有,不会是我妈记错了我的出生日期了罢?”

女孩子们都笑起来。

郁秀从蚊帐里钻出头来:“唐筱麒,你帮我看看巨蟹座什么性格特征?”

“好的。你等着,嗯,找到了,你听着,这样说巨蟹座:巨蟹座的人,亲切有礼,感情丰富、细腻,有很强的感受力,具有母性的博爱之心,属于居家派的。但情绪起伏,有逃避倾向。”

郁秀一壁听一壁点了头,最后却叫起来:“我情绪起伏么?我怎么没有觉得。逃避倾向?这个也不太准了罢。”

“你别着急呀,底下还有呢,听好了:关键词,家庭。象征,蟹。最大特征,感觉。颜色,绿色。幸运号码,2。珠宝,珍珠。金句,我妈咪!”

“什么是‘金句’?”刘蓉问道。

“不知道,可能就是口头禅罢。咦?不太对头呀。”

“哪里不对?”巧灵的声音从蚊帐里飘出来。

“我从来没有听见郁秀说过‘我妈咪!’三个字。你们谁听见过?”

“我看你是走火入魔啦!”巧灵笑道。

“我看着也像。”安静细声细气地附和道。

一阵爆笑,唐筱麒的脸从蚊帐里露出来,居高临下的指着巧灵的床铺,恨声道:“巧灵嘴巴最坏了!安静,你就跟巧灵学罢!看学出什么好来?”圆嘟嘟的脸上却笑着,甚至一双眼睛都月牙儿似的,弯弯的,满是笑意。她睡在巧灵对面的上铺。

“那是可爱,明白?”纱质的蚊帐后边,巧灵笑意盈盈的瓜子脸若隐若现的。

“哼!”唐筱麒鼻子里“哼”了一声,不服气似的。目光在宿舍里转了一圈,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叫起来:“哎,我有个主意了。”

“什么主意?你整天哪里来的那么多主意呀?”郁秀略攒了眉,唐筱麒也太热闹了一些,叫人有些吃不消。

“咱们来排出个大小罢,以后就不叫名字了,以大小称呼彼此。”

“好呀好呀。”女孩子们一致同意。

结果飞快就出来了,刘蓉年纪最长,是老大,青樱是老二,郁秀老三,安静老四,巧灵老五,唐筱麒最小,老六。但是最终大家也只称呼郁秀、巧灵、唐筱麒的排行,偶尔大家会称呼刘蓉“老大”,青樱,大家都更愿意呼她“老苗”。青樱虽说年纪不大,人却持重老成,又敦厚热心肠,却不是虚情假意,而是真心待人,人跟她在一起,不自觉就会感觉到暖意,不仅同宿舍里几个女孩子视她为姐姐,班里其他同学也都对她很敬重。郁秀自然亦喜欢跟青樱一处。

哈市哪里有癫痫病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病好医院
癫痫药物的预防措施是什么

友情链接:

置之不顾网 | 海鲜乌冬面 | 武汉理工分数线 | 路畅车载导航仪 | 姐姐舔妹妹 | 刀塔巫妖 | 江苏波尔山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