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工业与系统工程 >> 正文

【百花散文】一轮圆月挂心中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小时,对中秋没有什么概念,只想着能吃着甜圆的月饼就倍感幸福了。长大后,直到我过了而立之年,才体会到,中秋不仅是大饱口福,更主要的是花前月下,合家团圆。

出嫁前,几乎每个中秋,都赶上农忙时节。早晨和下午一般收割大豆,花生,芝麻,玉米,中午晾晒,碾打。晚上趁着月光,我们又开始坐在院子中央剥花生。在娘家度过的二十个中秋,从未闲暇过,也没有静心望嫦娥,除非是阴雨天。

多数时候都是手里做着活,嘴里议论着收成。也许是牛郎和织女离我们的生活太遥远,也许外界的精彩与我们农民无关,我们不懂什么浪漫,也没有那份那份闲情逸致的心,有的只是眼下的活计,有的只是温饱问题,有的只是一家人继续这样的气氛。

中秋节对我们来说,不过和平时一样的日子罢了。唯一令人高兴的,是用稍微发黄的纸张包裹着的八个不大的软甜的月饼了。至于变样饭菜,或者鸡鸭鱼肉,根本没有剩余的时间享受。条件也是另一个方面。二十年来,年年如此,毫无一点变化。

然而,这种清贫的温馨却使我们很快乐,也很满足。

这份快乐里有父母的同甘共苦,这份满足里有我们姊妹三个的欢声笑语,父亲先发给我们姊妹三个每人一块月饼,母亲再从厨房取出煮熟的玉米和花生。而后,我们全家迎合着天空那轮圆大且又明亮的月光,盘算、计划着这笔不小的收入该怎么花。

“我要镇上那件大红的衣裳。”我冲口而出。

“给我买那件黑的发亮的尖头皮鞋”妹妹也不甘示弱。

“我要那款印着花纹的文具盒。”弟弟伸出小脑袋。

“明年给我增加几分报纸,不单是陕西农民报,还要订科技报,法制报。”父亲征求母亲的意见了:“娃她妈,你表个态?”

“你是这个家的主心骨,看着办就是了!”繁星下的母亲格外兴奋。

“那你呢?你想要什么?”父亲又反过来关怀了。

“给孩子们买就可以了,我无所谓。”母亲的笑那么灿烂,母亲的心那么平和,以至让我现如今都难以忘怀。

“那怎么能行呢?”父亲也笑了,并露出两排齐整洁白的牙齿:“没有你的功劳哪里有我今天的好光景?”

“你是我的顶梁柱,孩子是我的心头肉,你们开心我就开心。”母亲头也不抬,只顾忙活。

“这个家啊,你永远都是第一。试想一下,如果没有你,我们父女四个可怎么过?”父亲递给母亲月饼,示意吃完再干。

“没有我地球照样转,但如果没有你了,我呆在这里不是纯粹的占地方么?”父亲和母亲经常开这种不着边际的玩笑。这次,也不例外,只是,我万万想不到,这次的玩笑成了事实,这次的玩笑成了永别。这次的月饼也成了母亲酸楚的心病,以及我们对父亲无限的怀念。

怪就怪那个该死的司机。国庆节前后种上小麦,父母就去地头挖树。酒后驾车的亲戚横冲直撞,父亲没来得及对母亲交代,就头也不回地被阎王派来的小鬼虏走了。随后,身受重伤的母亲被路人救起送往医院。

天有阴晴,月有圆缺,人来一世,大概就注定遭受这样的悲剧。所有的美好因父亲的撒手而逝去了。

无助的母亲不得不用远离做了了断,她的恨是理所当然的。她也不再疼父亲的孩子们,看着孩子们的容貌酷似极了高大英俊的父亲,她会黯然泪下。她分文未带,就那样决意地迈出了和父亲生活了整整二十年的屋子,决意地迈出了她先前带着一腔热情所嫁的小村子。

她没有办法遗忘,就用逃避结束吧!

第二年的月圆中秋夜,这个曾一度欢悦的家显得格外冷清荒凉。她不敢坐在院子里,她怕父亲恬静的脸感动的她回心转意。她不想种农作物,甚至不想吃月饼。吃着月饼,就会忆起那辛酸的场面,收获庄稼了,就会想起和父亲的那一番对话。

她撂下地,撂下她的骨肉,撂下父亲以前的种种回忆,把自己封闭在外地的小角落,独自疗伤。她逼迫自己掩埋起对父亲的爱,对孩子的牵挂,对那个家的依恋。她心烦意乱,魂不守舍地消沉、苦度一年又一天……每逢佳节倍思亲,可她的亲人呢?失去父亲,家就支离破碎了,孩子们也各分东西。她曾经跑去父亲的坟前,诅咒,哭诉,谩骂,她曾经疯得不知所措,疯得一塌糊涂。

无济于事。父亲不会因为她的惨状而复活。几经月缺月盈,她活过来了,而活过来的她已经麻木不仁。

光阴似箭,岁月如水,我女儿的个头已赶上我,妹妹的儿子也象禾苗一样茁壮。而我日思夜想的母亲,十四个中秋却都在他乡异地。今年,门上又早早挂上了锁子,守家的依旧是父亲冰冷的遗像。她对父亲的怨恨隐藏了多久,我们就对她的怨恨隐藏多久。我和她皆属于沉默寡言的人,虽然表面维持着和谐的母女关系,心里却形如陌路。

我不愿揭开她的疤痕,也不忍心提起令她悲痛欲绝的父亲,然,心如明镜——她一如既往地爱着父亲,怜着我们,可她的伤口还没有愈合。我何苦要给她撒盐?因而每年的每次,我会遥望那轮圆月,常常扪心自问,恨她的理由呢?仅仅是嫌弃她不管我们吗?这是多么自私的表现啊!难道她把父亲的恨强加给我们,我们就该片面,肤浅地以牙还牙吗?这种没有硝烟的冷战究竟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终止?

这是父亲生前的心愿吗?这是泉下的父亲想要看到的结果吗?不,父亲要是获知,一定失望透顶。我怎能让父亲死不瞑目呢?我怎能顾及自己的感受?父亲毕竟哄骗了母亲二十年,搁置每个人身上,都不会释怀,我又怎能雪上加霜一味责怪她呢?她是给了我生命的母亲,她还是继父亲走后我们姊妹三个的依靠。

中秋前夕,她照例给父亲燃了一炷香,便悄然地与月亮挥手了。在我眼里,她就像一只受伤的孤雁,无处可去。上了年纪,头发也花白,再者生命的天猛然间塌了,心痛的她还有什么心思给心爱的人供奉月饼呢?倒是我这个不知足的女儿,对她过于期望和苛求。

理解她,原谅她,呼唤她回来。母亲,父亲是辜负了你,可你还有我们啊!

前年弟弟结婚,临近中秋节,亲家母盛情邀请,一旁的弟媳问母亲,今年准备在哪里过?母亲尽量轻描淡写说,他们小两口去吧,她在家负责看门。母亲说这话时,脸上勉强带着笑,可我知道,她心里的苦涩装满了一箩筐。

她看不了门,守不了家,只要她在,父亲的影子无不浮现在她面前。没有考虑的余地,她最终上了继父的车。我站在村头,左手提着月饼,手里拿着肉食,看着她的身影越来越小,心头莫名涌起一股难以言状的忧伤。

今年,她抱着弟弟才会走路的小毛丫,还是尾随继父去了。

母亲,多想像儿时一样,拉扯住你的裤管,泪如梨花祈求你留下。这么多年,时间抹不去你的累累伤痕吗?这么些年,你对父亲的恨还不能完全解除吗?你的女儿成熟,你的儿子成家立业,你的外孙、孙女成群,你不能放下对父亲的爱恨恩怨吗?你不知放下父亲就是放下了你?

继父每年力劝你回来,你都摇头摆手。你让我对你的恨积攒到几时?你是否知道,我们对你的爱随着时间的流逝没有淡漠,反而在急剧上升?甜美的月饼,你擦肩而过,丰硕的果实,你百般拒绝,月圆的中秋夜,你沉湎在自己的痛苦中,可你有没有想过,你和父亲的结晶们是如何度过的?

十一完了,十二的天黑又光顾,眨眼就是十三,不觉间到了十四,母亲,一会午夜十二点的钟声响起,万众瞩目的节日很快便溢来,你真舍得让我等到来年吗?你已风烛残年,步履蹒跚,为什么要让父亲带着遗憾,为什么不给儿女留个好念想呢?我越来越同情你,越来越替你悲哀,越来越憎恨起皎洁的月儿,它简直在鞭打我的躯体,又在撕咬我的灵魂。

电话在我满腹怅然时骤然叮铃铃,静谧的夜,又有谁,又有何事选择在此刻?

“玲儿,睡了吗?”是母亲悠长且熟悉的声音。

她这一声看似平常却又极不平常的喊叫,让我久违了多时的梦忽然复苏。我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一道光辉。这道光辉里,有母亲和父亲的柔情蜜意,有我们姊妹三个的童真无邪,有全家人的未来志向。我们围坐在那轮清澈透亮的圆月下,品尝着酥香的月饼,浅谈着绵绵的、过日子的话题。

周围的万物静止不动,世界在刹那凝固,好像只剩下我们浓郁的一家人了。

“睡不着,您呢?”思绪又拉到现实。

“医院通知小毛丫打疫苗……”母亲极力解释。

“那,你明天回来吧。”我赶紧说。

“我一连几天都梦见你父亲了,他说他想孙子,想我,还有你们……”听得出那端的母亲极其伤感,“你们大家都很恨我吧?”

“没有!在哪里过都是一样,父亲为人和气,做事也明智,他爱你,才不会计较,也绝对不怪罪你。你千万放下包袱,不要胡思乱想。”安慰是不够的,目前只有这样无力的词语了。

“其实这么多个中秋,我一刻也没有安宁过,你父亲总是停留在我的梦门口,叫我欲忘不能……”

“我懂。我信。这样吧,你先安排好家里,我联系一下红和亮,你再把继父叫过来,我们亲亲一家人好好过一个团圆的中秋夜。像那时一样,坐在院子中央,说我们的收成,说我们各自的心愿……”

“对了,红买了继父最喜欢抽的烟,记得一定要叫上他……”唯恐继父不赏脸,我匆忙补充。

“他早就想来了,是我执意不让……”母亲说完,便是一阵沉默了。

我顿时哽咽无语。

治疗看癫痫病好的正规医院
浙江治疗癫痫病
贵州哪里治癫痫医院比较好

友情链接:

置之不顾网 | 海鲜乌冬面 | 武汉理工分数线 | 路畅车载导航仪 | 姐姐舔妹妹 | 刀塔巫妖 | 江苏波尔山羊